直播“网红”生存报告:张大奕李佳琦光鲜背后,更多底层只剩“坚持”支撑

火山club 0

前段时间,张大奕赴美IPO、李佳琦“OMG”一分钟卖出14000支口红、淘宝主播薇娅一场直播一套房……无不展现了网红主播们惊人的带货力,也让不少人开始关注网络直播行业。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大量主播处于这个行业的中尾部,为了吸引粉丝而使出浑身解数。他们没有太高的影响力,却要与众多的网红主播同台竞争,收入也飘忽不定,被戏称为“靠天吃饭”。这群人有怎样的生存状态?他们又将何去何从呢?

80后马术教练跨界直播:每天直播9小时,想过要放弃

在成为淘宝主播之前,80后的铜梁美女刘凝是一名驯马师,在重庆沙坪坝区的一家马术俱乐部工作。由于马场面临撤场,不愿意离开家人的她选择继续留在重庆,在自己家中的客厅搭起了直播间,开始做起了淘宝直播。

直播“网红”生存报告:张大奕李佳琦光鲜背后,更多底层只剩“坚持”支撑-第1张图片

“之所以选择主播这个行业,是因为我也曾是很多大主播的粉丝,通过他们看到了这个行业的潜力。”她告诉记者,直播通常有很多种带货的类型,她选择了品牌尾货作为切入口,通过她的穿搭展示后,再以折扣价的方式售出。而决定进入淘宝直播行业后,她的生活作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每天早上8、9点钟起床,晚上2、3点钟才能睡。

正式的直播时间在下午4点,在此之前她要做好检查货物、熨烫、搭配、记住服装特色、打包、接收快递等准备工作,然后时间一到,就开始长达9个多小时的直播。在此期间,她会不断地试穿、搭配服装,并且与粉丝进行互动。“大主播的直播时间一般是晚上8点到12点,小主播只能避开这一期间,在其他时段寻找流量,所以时间要进行延长。”

从春节到现在,尽管只有短短3个月时间,却已经让她感受到了直播的不易。一开始时,她在镜头前进行长时间的直播,却没有粉丝观看,也没有人下单,这让她颇感焦虑。期间还曾因为没有吃饭而胃痛,因为太累差点直不起腰,也有长期没见到孩子而忽然想念的时候。“脆弱的瞬间有过很多,想过放弃,但转念一想,我才刚刚起步,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
一切从零开始,刘凝在前2个月都没有太多粉丝,观众寥寥。从调整灯光开始入手,到站在观众的角度考虑问题,她开始迎来每天几十个粉丝的上涨速度,慢慢地吸引了800多个粉丝。而就在不久前,她第一次迎来了3000多人观看直播。“对着没有人观看的直播镜头时,我其实很想哭,店里积攒了很多存货,各方面的压力都很大。所以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我已经很欣慰了。”

在淘宝直播平台,店主即主播本人,淘宝并不参与销售分成,而是收取店铺运营的相关费用,例如支付手续费、店铺推广费等。她透露,在3个月左右时间,她销售了几百件服装出去,单价均价在80元左右。“虽然还处于亏损状态,但是已经有了许多忠实粉丝,也建立起了比较信任的关系,会接受我的建议。希望通过我的努力,获得更多粉丝的认可。”

不会哄人、哭过很多次……还想再坚持一段时间

2017年秋天,90后丹妮穿着一袭旗袍,唱着邓丽君的歌登上了来疯直播间。这一幕诗情画意的情景,瞬间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,众多粉丝打赏纷纷而来,让她靠着直播才艺顺利赚到了零花钱。这段既新鲜又紧张的经历,让她爱上了直播的感觉,不久后还登上了斗鱼、奇秀等平台,正式踏上了直播之路。

直播“网红”生存报告:张大奕李佳琦光鲜背后,更多底层只剩“坚持”支撑-第2张图片

直播“网红”生存报告:张大奕李佳琦光鲜背后,更多底层只剩“坚持”支撑-第3张图片

“其实做直播是一次机缘巧合,正好有朋友组建了小工会,而我也想找一份兼职,所以就一拍即合做了尝试,没想到断断续续做了2年。”丹妮告诉记者,在直播时她会向观众表演唱歌,偶尔也会聊聊天,但她属于嘴比较笨,不太会哄人那种。“做直播挺难的,除了要展现才艺,还要让粉丝留下来,给你送礼物。而礼物就是主播的收入,我从来都不会主动开口让粉丝送,喜欢就留下,不喜欢也不会讨好。”

直播每天持续3个小时,从晚上9点到12点。但她在直播之外,还要兼顾本职工作,不管这一天是过得开心还是难过,进入直播间后都必须面带笑容。“有时候想想挺压抑的,觉得自己都快不是自己了,因为这件事哭过很多次,而且我认识的主播,几乎没有没哭过的。尤其是长时间坐在那里喉咙都唱哑了,结果却没人听没有收入,情绪巨崩溃。”

但好在直播这条路虽然艰难,也有让她觉得欣慰的时候。“我的粉丝一直很少,只有1000多个,没有刻意去吸引,也没有做什么推荐,进来全凭运气。但就算是这样,还是会有一些粉丝会主动留下来,会无条件支持你、喜欢你,记住你的生日,帮你怼黑粉。我的泪点很低,经常被感动,不知不觉就和他们成了朋友。”

在这样不断摸索之中,她渐渐摸索出了自己的主播之道,不外乎两个字:坚持。“小主播真的特别心酸,但是不管有多难,付出总会有回报,所以我坚持了下来。粉丝可以慢慢积累,需要花时间去等。”她告诉记者,如果有人在她面前说主播的钱来得很轻松,她根本懒得解释。“他们只看到了那部分能挣钱的人,像我这样的兼职主播只能从分走礼物收入的4成,赚大钱是不可能的,但要满足日常生活还是没问题。”

尽管哭过、疲惫过,但她并不想放弃。走上主播这条路让她感受到了其他地方没有的挑战,以及成就感。“每个月的礼物收入差不多在1万元左右,我能够分到大约4千元。对于我这样只是做兼职的人而言,其实已经挺满足的了,所以还想坚持一段时间,把这件事情做得更好一些。”

直播太累,还是退出回归现实

瓜子脸、明亮的眼睛、一头飘逸的长发,柯齐是那种一眼就会被人注意到的漂亮女孩。和很多人一样,在大学就读的她也曾因直播的流行而被吸引。2015年,她相继在陌陌、M1、花椒等平台上每天直播2到3个小时热门歌曲,人气最高时粉丝上万。

直播“网红”生存报告:张大奕李佳琦光鲜背后,更多底层只剩“坚持”支撑-第4张图片

她进入主播行业时,正处于行业刚刚火起来的时候,因此充满了太多机会。不管长相如何,才艺如何,只要坚持每天花一点时间直播,总会吸引来固定的粉丝。再通过粉丝打赏,形成每天固定的收入。“但要成为网红主播,还是必须要有大众喜欢的点,以及比较特别的才艺,这样才能形成长久的吸引力。”

她告诉记者,因为当时在读书,主播对她而言只是兼职,因此她并没有把它看成应该一直从事的职业。“做主播太累了,需要每天花几个小时去直播,后期还要花时间去维护关系。要成为网红需要付出很多代价,而我只是为了赚零用钱,然后在直播平台上唱唱歌,希望有人听到,所以后来就选择了退出。”

她透露,在2年的直播时间里,收入主要来源于粉丝打赏礼物,以及签约公司给的底薪或者保底。而退出后,她也并没有感到遗憾,“直播界的网红并不是真的网红,我还是想回归现实,找一份稳定的工作。”

没有粉丝没有名气,随时面临淘汰

2017年,抱着兼顾兴趣和赚钱的想法,老吉成为了斗鱼平台上的一名游戏主播。

直播“网红”生存报告:张大奕李佳琦光鲜背后,更多底层只剩“坚持”支撑-第5张图片

“大主播挣钱是很轻松的,但刚起步的主播想融入这个行业比较困难,前期收入很少,相比投入的时间和精力,用亏本来形容也不为过。” 他告诉记者,当主播几乎没有什么门槛,因此竞争相当激烈,想要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并不容易。

王者荣耀里,他是王者段位,是实力玩家。但在直播平台上,他要每天坚持上4个小时,靠着吹牛反被打脸来营造幽默感,偶尔发个红包、抽个奖,但直到他离开,粉丝数量也只有1千左右。

“像我这样的小主播,口才一般,人气不高。粉丝打赏很少,每个月也就1到2千元左右,总之对我的吸引力不大。”老吉说,正是这样长期付出没能得到回报,在找到其他的工作后,他就选择了退出。

网络主播想要在主播大军中存活下来已是艰难,从底层攀至“金字塔”,更需克服重重压力。这个行业既然可以瞬间爆发,亦有可能瞬间消亡。据调查,60.8%的网络主播出现了摇摆不定的心态,对直播持观望态度;2%的网络主播明确表示还会再直播3个月或更短时间;计划直播3~6个月的网络主播占比为2.4%。

58同城职场分析师指出,从长远看,网络主播行业虽然前景广阔,但每月高额支出、“余粮”存货少甚至出现“月光”现象,使得直播之路愈走愈艰。网络主播想要获得长足发展,利用直播资源结合自身兴趣、爱好进行转型升级是必经之路。

上游新闻·重庆商报记者 唐小堞

标签: 直播的网红多吗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